刘华清忆淮海战役:切断黄维兵团补给后血战李延年

本文摘自《刘华清回忆录》第209—219页

1948年9月,中原军区颁发了《秋季作战的政治命令》,号召所属部队与全国各战场呼应,发动秋季攻势,歼灭敌人有生力量,夺取军政双胜利。

我旅作了动员,号召部队在秋季作战中立新功,掀起了完成作战任务的挑战比赛。9月17日,我旅离开方城,向泌阳进发,寻机歼敌。此后一个多月时间里,我旅随纵队一起,挥师南下,参加了黄港、应城、花园市等战斗。

到11月初,全国秋季攻势取得了胜利。济南战役歼敌10万人,辽沈战役歼敌47.2万人,并解放了东北全境。人民解放军不但在质量上占有优势,在数量上也占有了优势。毛主席高兴地预言:“现在看来,只需从现时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

中共中央决定由刘伯承、陈毅、邓小平、粟裕、谭震林五人组成总前委,刘伯承、陈毅、邓小平为常委,邓小平为总前委书记,统一领导与指挥华东、中原两大野战军。确定在原拟的淮海战役计划基础上,扩大为以徐州为中心,进行一场与蒋介石最大战略集团的大规模决战,用三至五个月时间,歼灭敌人于淮河以北地区。并责成中原、华东、华北三大解放区,集中一切力量,克服一切困难,全力以赴,组织支援。指出:“此战胜利,不但长江以北局面大定,即全国局面亦可基本解决”。中原野战军首长决心集中一切力量,克服一切困难,完成中央赋予的光荣任务。

淮海战役我军解放徐州场景,图自淮海战役纪念馆淮海战役我军解放徐州场景,图自淮海战役纪念馆

2纵这时驻在花园地区。为牵制黄维兵团东调徐蚌战场,11月2日刘伯承司令员电令2纵向北急进,限11月6日黄昏前赶到淮河北岸息县地区,侧击黄维兵团。命令严肃指出:“此次配合徐州方面作战,不仅关系中原战局之转变,即对推动全国战略形势之发展,争取早日打倒国民党亦属重要之关键。因此,需动员全体指战员服从整体利益,不怕任何疲劳,不怕任何困难,不怕消耗与牺牲,采取一切有效办法来截击、阻击东进之黄维兵团,迟滞其运动时间,以保证徐州作战之胜利”。11月3日晨,我旅从大别山夏店出发。在刚过去的秋季攻势中,我旅指战员由于连续行军作战,极为疲劳,但大家斗志高昂地奔向淮海战场。

11月6日,淮海战役正式揭开序幕。这天下午,我旅越过淮河,18时左右,按上级命令赶到息县以北地区。

进入淮北,天气寒冷,病号增多。刘司令员命令:“2纵以急行军最快速度,超越黄维兵团,进至沙河北岸槐店(今沈丘)、鲁台集地区,领取棉衣,尔后东进”。7日,部队向鲁台集疾进。这段路程比前几天更加难行,不但要渡过汝河、洪河、沙河等水系,而且道路泥泞,加上风寒雨淋,对身穿单衣的指战员来说是严峻考验。我旅是吃过大苦、打过恶仗的战斗集体,大家士气很高,满怀豪情地说:“挺进大别山时,吃的苦比这大多了,这点困难算啥!”

这时传来华东野战军开始围攻黄百韬兵团的消息,更加鼓舞了士气。17团

团长陈金龙是老红军,看见战士病了,就把自己的战马让给病号骑。我的马也让

给病号骑,与战士们一起步行,带领部队勇往直前。13日下午,我们赶到鲁台集,领取了棉衣。为了给2纵解决棉衣、鞋子,豫皖苏分局书记宋任穷想尽了一切办法。棉衣中还装有慰问信,给指战员们极大鼓励,穿在身上感到分外温暖。

11月18日,我旅越过涡河,按期赶到蒙城西北的西阳集、小涧镇地区布防,与1纵共同阻击黄维兵团。我们终于比黄维兵团提前赶到了。

黄维兵团在东进途中,12万人的队伍遭到我军不断袭扰,行动缓慢,18日黄昏才到达涡河南岸蒙城地区,比我们晚了几个小时。李延年、刘汝明两兵团却迟迟不前,仅以第68军在固镇地区作试探性进攻。

刘、邓首长决定乘李延年兵团尚未集结与黄维兵团靠拢时,先歼黄维兵团。

19日,敌进攻涡河北岸小涧镇地区我6旅阵地,遭到16团顽强阻击。当晚,我旅移至曹市镇地区,继续阻击敌人。21日,刘、邓首长指示:“因敌人进攻正面很宽,我防御纵深薄弱,且我军主力尚未赶到,更兼涡河、淝河间地区狭窄,不便大军作战,故我决定在浍河、淝河之间歼灭敌人”。令1纵、2纵和6纵当夜转移至浍河与淝河之间曹市集、孙町集一线布防。2纵移到白沙集及以北地区布防;我旅到达袁店集西北地区。

歼灭黄维兵团并非易事。11月22日,纵队召开了团以上干部会议。范朝利副司令员传达总前委关于围歼黄维兵团的作战部署。刘伯承司令员为了说明这个仗的难度,打了个生动比喻,说这一仗是“瘦狗拉硬屎”。

刘司令员讲,围歼黄维兵团是淮海战役第二个阶段。中原野战军的任务就是设法将黄维兵团包围起来,分割歼灭。从双方兵力来讲,中原野战军7个纵队,与黄维兵团大体相当,而我们的武器装备却明显处于劣势。他强调指出,一定要充分认识围歼黄维兵团的艰巨性。

解放军突破黄维兵团汽车防线场景,图自淮海战役纪念馆解放军突破黄维兵团汽车防线场景,图自淮海战役纪念馆

邓小平政委也强调了这一仗的艰巨和残酷性,要求大家拿出“倾家荡产”的气魄,坚决打好这一仗。他说:“只要歼灭了南线敌人的主力,中原野战军就是打光了,全国各路解放军可以取得全国胜利,这代价是值得的!”

听了纵队领导的传达和讲话,我深感任务艰巨,责任重大。刘、邓首长的气魄和决心也让大家很受震动和鼓舞,我旅各团领导纷纷表示,希望在围歼黄维兵团战斗中挑重担,打头阵,完成最艰巨的任务。

11月24日,敌人渡过浍河北进,钻入我预设阵地,遭我东、西、北三面阻击。黄维觉察其处于不利态势,即令各部撤至浍河南岸。总前委乘敌转移之机,下令全线出击,向敌合围。从黄昏战至25日晨,黄维兵团已经被我野战军主力包围,压缩在宿县西南双堆集为中心的纵横7.5公里地区内,成了瓮中之鳖。我旅也攻占了双堆集以西地区的周庄、李围子、马家楼、茂集、潘家庄等地,参与了对敌人的包围。

26日起,敌人开始突围。敌85军先头部队在坦克掩护下向2纵阵地发起连续多批次攻击。我旅在张庄阵地与敌展开激战,打退了敌多次冲击。我部队采取挖防坦克沟和交通壕的办法打敌坦克。敌坦克陷进沟里时,17团2营马教导员率领战士用集束手榴弹炸毁敌坦克3辆。有些坦克越过了壕沟,18团指战员用炸药包等迎头痛击。4旅在坦克经过的道路两旁,点燃事先堆起的高粱秆,敌坦克开道经过时,阵地上浓烟滚滚,遮住了敌坦克视线,爆破手便乘机带上成捆手榴弹和炸药包冲过去,炸它的履带,连续炸瘫了前头3辆坦克。敌队形大乱,我趁势攻击,歼灭跟随其后的步兵。我们还采用在阵地前把土刨松,用白灰画上圈,用秫秸做上标记,伪装成地雷场,吓跑敌坦克。纵队首长把炸坦克的土办法向刘伯承司令员汇报时,刘司令员称赞说:“你们打得好!要充分发挥大家的积极性和创造性,灵活机动歼灭敌人!”这一天敌人不仅突围没有成功,我军反而向前推进了1.5公里。

27日,黄维集中第18军11师、118师、10军18师、85军110师等四个主力师,在大量飞机、坦克和炮火支援下,向双堆集东南方向突围。

敌第110师师长廖运周是我党地下党员,在这关键时刻,他遵照党的指示率部起义,一下子打乱了敌人的部署。乘此机会,我旅发起猛烈冲击,一直攻到了双堆集附近,占领了前马庄、马庄,歼敌100余人。各团即抓紧构筑阵地工事,向双堆集进行近迫作业,构筑纵横战壕。

28日,蒋介石令黄维兵团就地固守。这一天,我旅16团在纵队王维纲政委率领下,前往起义部队第110师执行护送任务。六、七天以后,10团接替了任务,16团又返回前线。

此时,敌人的粮弹供应已被我切断,十分恐慌。他们意识到与其死守,不如杀出一条生路,于是连续几天向我纵阵地发起凶猛攻击。30日中午,敌攻占了我旅小周庄阵地。当晚,我旅组织反击,夺回了小周庄。12月1日战斗最激烈。早上8时许,敌人在20架飞机和20余门火炮、14辆坦克掩护下,以一个团兵力,采用“滚肉球”战术,向4旅宋庄、顿庄阵地发动猛攻。4旅击退了敌人连续突击,毙、伤敌600余人,但自己伤亡较大,弹药消耗也很多。纵队连夜调整部署:除12团坚守马家楼,东西王庄,10团1个营守马围子外,其余阵地由我旅接替,重点坚守杨庄、大王庄阵地。

12月2日14时,我旅接替4旅防地,我旅原防地则交由华野7纵17师接替。4旅转移至赵集地区进行整顿。3日,我旅向宋庄挖交通壕,准备协同友邻第1纵队攻取宋庄、顿庄。

黄维兵团被围后,蒋介石急令刘峙指挥徐州的杜聿明集团及蚌埠的李延年兵团,南北对援,解救黄维兵团。11月30日,杜聿明指挥3个兵团约30万人,放弃徐州,向西南转移,以增援黄维兵团。12月4日,华野主力将杜聿明集团包围于永城东北之陈官庄、青龙集、李石林等狭小地区内。总前委决定,先歼黄维兵团,尔后再集中全力歼灭杜聿明集团,并调整部署,增强了攻歼黄维兵团的兵力。根据蚌埠方向李延年兵团再次来援的情况,令2纵转向蚌埠方向,和华野第6纵队一起,共同阻击李延年兵团。

我旅将阵地移交给友邻部队,12月4日20时南移大营集地区。

在即将歼灭黄维兵团的时刻突然改变作战任务,我旅许多指战员思想不通。有的说:“我们把水淘干了,又叫别人来捉鱼”。还有的不愿打阻击,怕消耗大。我们及时对部队进行教育,强调战役的整体性,树立全局观念,局部服从整体。淮海战役是大局,无论是围歼黄维兵团,还是阻击李延年兵团,都是为了战役的胜利。

李延年兵团第54、39、99军,于12月4日越过淝河,向双堆集攻击前进。5日,蒋介石之子蒋纬国率战车2团支援李延年兵团向西北攻击,其54、55军由曹老集地区向何集、包家集地区进攻。

5日凌晨1时,我旅到达澥河以北大营集地区。当日,纵队领导召集各旅领导干部开会,部署了防御任务。我旅任务是,在位于澥河以北大杨庄地区防御,并派部队控制铁路桥。6日18时,我旅移至澥河以南,接替了4旅的防地。我旅集中主要兵力于潘庄、刘庄、何集地区。18团位于宋大桥、代庙、潘庄地区,以潘庄为主要防御阵地;17团位于三门戴、安庄、大刘庄、苏庄地区,以大刘庄、三门戴为主要防御阵地;16团位于何集、佘店子、西庄地区,为第2梯队。

7日6时,敌第54军8师22、23两个团由宋庄向我旅阵地宋大桥、戴门、三门戴、大刘庄等地全面进攻。我和旅长周发田、参谋长王树棠等亲临一线,指挥部队进行顽强阻击。

敌主要攻击方向是我18团阵地宋大桥、代庙。18团在团长李开道、政委王新带领下,对敌实施反击。敌被迫停在阵地前沿200余米处。18团2营以猛烈火力将敌战斗队形打乱,并乘机以1个排实施反冲击,毙、伤敌80余人。9时左右,敌23团以1个半营兵力向18团4连的宋大桥阵地再次攻击。敌约1个连兵力突入了4连阵地。4连只有67人,与敌展开肉搏,将突入之敌大部歼灭,坚守住了阵地。10时左右,敌约两个连兵力再次攻击宋大桥阵地,正面以小股部队佯攻,主力向两侧迂回。18团2营即以1个连加强阵地两翼,以猛烈火力将敌击退。我坚守宋大桥、代庙的部队伤亡较大,工事也大部被毁,随即撤出阵地。

12时左右,敌占领了宋大桥、代庙阵地,会同占领二门戴之敌,开始向17团阵地攻击。17团在团长陈金龙、政委范朝福指挥下向敌反击。敌人首先向17团1营防守的三门戴、大刘庄阵地攻击,被我击退。13时,敌人又集中两个营兵力继续向三门戴阵地两翼迂回。17团1连向敌实施连续两次反冲击,将敌击退。14时左右,敌从二门戴占领有利地形,威胁三门戴及大刘庄阵地,使17团1营三面受敌。经激烈战斗,1营营连干部大部伤亡。战至16时,撤出阵地。

当日夜,我旅奉命调整部署:以17团坚守张家、罗庄、陈家湾、苏庄阵地,保障18团潘庄阵地右翼安全;18团继续坚守潘庄、严圩、陶庄阵地;16团按原部署未动。

淮海战役我军突破碾庄,图自淮海战役纪念馆淮海战役我军突破碾庄,图自淮海战役纪念馆

8日8时30分,敌第8师23团1个连由宋大桥、代庙间向我18团1营潘庄阵地作试探性进攻。9时左右,敌以两个营兵力继续攻击,又被我击退。18团以7连加强潘庄阵地,并以1个连占领潘庄村北200米处有利地形,侧击敌人。11时左右,敌在飞机和炮火配合下对潘庄阵地猛烈轰击,我前沿工事大部被摧毁。12时30分,敌约出动5个连兵力再次向潘庄猛攻,均被我击退。14时,敌以1个营兵力再次攻击,其步兵进至距我阵地前沿100米处不敢前进。战至15时左右,敌抢运伤员,开始撤退。18团当即组织火力杀伤敌人。

当晚,我旅奉命转移至何集一线防守。我与纵队钟汉华副政委一起到16团驻地部署任务。他要求16团在何集方向阻击李延年部队,不使敌人越过澥河,以保障主力全歼黄维兵团。我们决定由团长向茂森率1营、3营前出何集及苏庄,阻击敌人前进;政委胡永昌率2营,在何集与西庄一线构筑工事。

9日7时,敌正面攻击受挫,改由侧翼迂回。约1个团向17团陈圩、罗庄阵地攻击,企图迂回潘庄、何集阵地。为掩护我旅主力转移,17团以两个连兵力在陈圩、罗庄阻击敌人达6小时,任务完成后,转移至三门崔、佘店子地区。18团亦由潘庄转移至崔圩、瓦房、前后乔家地区。

9日9时,敌以1个团兵力分三路向16团阵地何集、苏庄进攻。16团1营、3营经一个多小时战斗,予敌以重大杀伤后,撤至2营阵地西庄侧后的崔庄、张家圩一线防御。12时,敌以一个团的兵力在炮火掩护下,向2营西庄一线阵地猛烈攻击。2营指战员放敌人进入阵地前100米、50米处,然后集中火力予以杀伤,并组织班、排小分队反击。战至17时左右,击退了敌人进攻。

10日,二纵奉命调整部署,但我旅仍防守澥河南岸:16团防守新集、张家圩、崔庄、张庄、严家等地;18团防守谷堆沿、崔圩、瓦房、荒地等地;17团防守萧庄、邱庄、前后乔家、大崔营、李家庄等地。当日,敌54军第8师以1个团兵力向我旅阵地严家、张庄、荒地、李家庄一线进攻。我旅各团进行顽强阻击,予敌以大量杀伤后,撤至小张庄、崔庄、崔圩、后松林、前乔家一线。

11日,敌54军第8师又以1个团兵力先攻占后松林、崔楼子,然后集中两个团的兵力,分两路,一路由小张庄向北进攻张家圩,另一路由崔楼子向崔庄、韩庄进攻。我旅各团奋勇阻击。各部队在战斗中打得很艰苦、很顽强。16团7连副排长筱瑞章带领三名战士在小庙东与敌两个排战斗了整整一天,毙敌数十名。敌因遭受打击,改变攻击方向。

12日9时,敌以两个团的兵力,在飞机、火炮支援下,向16团阵地张家圩、崔庄、新集一线猛攻。激战两小时,16团予敌以大量杀伤后向西转移。

13日,敌以一个团兵力向我旅阵地崔家庄进攻,16团在参谋长申文俊指挥下英勇反击,击退了敌人进攻;可惜的是,申文俊同志在战斗中光荣牺牲。

14日,敌以一个营兵力向崔家庄、崔庄等地作试探性进攻,均被我旅部队击退,双方形成对峙状态。

我旅与兄弟部队一起经过10天的运动防御作战,敌李延年兵团只前进了10公里,这时距黄维兵团的双堆集阵地还有35公里。15日晚上,黄维兵团被中原野战军主力和华东野战军一部全歼,兵团司令官黄维、副司令吴绍周等被活捉,淮海战役第二阶段胜利结束。

喜讯传到部队,大家都沉醉在欢乐之中。我旅圆满完成了阻击任务,于12月17日奉命开赴涡阳待机。

被我阻击的李延年兵团仅迎救了从双堆集乘坦克出逃的副司令官胡琏,然后便向蚌埠方向狼狈逃窜了。

淮海战役转入华野主力围歼杜聿明的第三阶段。中原野战军主力为战役预备队,集结在宿县、蒙城、涡阳地区。

1949年1月10日,华东野战军在永城陈官庄地区全歼杜聿明集团,淮海战役宣告胜利结束。

回想参加淮海战役的过程,我深为我旅部队自豪。

我旅从11月18日到12月15日参加战斗28次,歼敌1100余人,击毁坦克3辆,缴获了大批武器弹药。特别是围歼黄维兵团即将全胜的关键时刻,我旅奉命打援,部队坚决服从命令。这种从整体利益出发,不计较局部得失的全局观念和敢于“啃硬骨头”的战斗作风是值得永远发扬的。这也是刘、邓首长培育和锻炼出来的我野战军老传统的特色之一。当然,在完成作战任务中,我旅也付出了较大代价:伤亡621人,许多优秀指战员在战斗中光荣牺牲。如16团参谋长申文俊同志,牺牲时年仅29岁。他是河北邱县人,1938年3月入伍,同年8月入党。他作战勇敢,身先士卒,指挥作战机动灵活,有勇有谋,是一位优秀指挥员。

胜利是烈士们用鲜血换来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