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中国:利川灯歌

本文由新浪文化综合网络资源整理编辑。

利川位于湖北省西南边陲,是恩施土家族苗族自治州的一个县级市,从古至今,一直是巴人及其后裔土家族人的聚居地。

利川灯歌(又名灯调)是当地土家族人逢年过节时,沿街沿村,划地为台,以彩龙船、车车灯为主要道具的一种传统民间歌唱,始于清初,是通过把本地传统民歌、锣鼓和花灯结合起来形成的,距今约有三百年的历史。利川灯歌与春节习俗密切相关,利川灯歌是节间一项集体文娱活动,参与灯歌表演者还化装,俗名“灯夹戏”,有一点戏剧的味道。

利川灯歌利川灯歌

利川灯歌内容以贺喜祝福、农事耕作、风光习俗和男女情爱为多,既有传统唱段,也可即兴创作。歌词句式以七字句破四字、三字加衬词(或衬句)最为普遍,也有五字句(或十字句破五字)加衬词(或衬句)的。徵、羽调式较多,旋律多下行,多小跳和级进。音调结构以“三音腔”最典型。衬词衬句丰富多彩,妙趣横生。蹁跹进退,踏歌赴节,打一遍锣鼓划一遍船唱一段歌,祥和、热烈。道具彩龙船是对祭祀屈原龙舟竞渡的艺术模拟。旱地划船,迎亲祝福,构思巧妙。蛮儿巴女齐声唱,传统歌曲无论是调式、句式、产生流行地域以及歌唱者的族属都多与古代巴人所唱巴歌、竹枝歌一脉相承,是巴歌、竹枝歌在利川流传至今存活的载体之一。

利川灯歌利川灯歌

利川灯歌是鄂西南土家族灯歌的代表,是我国灯歌中一支濒临灭绝的少数民族传统音乐的活体遗存。初步挖掘整理结果表明,利川传统灯歌民间仅存五十余首,尚在传唱的不足十首,《龙船调》是其中代表作。《龙船调》又名灯调、花灯、种瓜调、瓜子仁调,是群众逢年过节划采莲船时唱的小调,是地地道道的利川民歌,主要得益于收集整理后众人的传唱,所以很有名气。利川灯歌好听的代表作还有很多,例如《唱起山歌送情郎》、《筛子关门眼睛多》等等。

2011年5月23日,利川灯歌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

非遗中国:土家族撒叶儿嗬

本文由新浪文化综合网络资源整理编辑。

湖北长阳土家族“撒叶儿嗬”,是湖北清江流域中游地区土家的一种祭祀歌舞。“撒叶儿嗬”即跳丧或“跳丧鼓”。“撒叶儿嗬”历史悠久,在土家山寨流传了数千年之久,风格雄壮威猛,充分体现了土家汉子雄浑刚劲、粗犷豪放的个性。唐樊绰《蛮书》谈及土家先民巴人葬仪时写道:“巴氏祭其祖,击鼓而祭”,其父母“初丧,击鼓以道哀,其歌必号,其众必跳”。清《长乐县志》云:“家有亲丧,乡邻来吊,至夜不去,曰伴亡;于柩旁击鼓,曰丧鼓;互唱俚歌哀词,曰丧鼓歌。”

土家族撒叶儿嗬土家族撒叶儿嗬

土家族认为人的生死有如四季变化,是自然而然的,享尽天年的老人辞世是顺应自然规律,值得庆贺。如果有老人去世,他们认为这是升天,叫“白喜事”,因此,不论死者是男是女,也不论死者名望高低,乡邻都要为死者打一夜丧鼓,以此怀念故人,安慰生者。“人死众家丧,大伙儿都拢场,一打丧鼓二帮忙”。土家人用绝妙的歌腔舞态表达自己旷达的生死观。

“撒叶儿嗬”表现的内容主要有先民图腾、渔猎活动、农事生产、爱情生活、历史事件等,反映了人们对自己民族的历史的回忆及其长期形成的道德意识与是非观念。因土家族世代生活在溪峒纵横、崇山峻岭的山区,长期越涧过水、攀岩背负的生活习惯和劳动方式,形成了“撒叶儿嗬”独特的表现风格。

土家族撒叶儿嗬土家族撒叶儿嗬

跳舞时先由歌师击鼓叫歌,舞者随鼓声应节起舞,舞蹈形式有24种套路,其动律特点是顺拐、屈膝、悠颤,出现6/8拍子带切分音的节奏律动。不管用什么节奏,不论多少人参与,舞蹈动作都十分对称,动作姿态一般都是哈腰、曲膝、八字步、摆胯、绕手,身体按节奏上下或左右颤动,手、脚、胯向同一方向呈顺边运动。

《夷水古风》记载,“撒叶儿嗬”舞步舞姿,刚劲有力,粗犷豪放,动作调度较有规律。以“反胴体”贯穿始终,即:“顺边下沉、晃悠、颤动。”第一种调度是,二人面对绕手,再向对方右侧上步,交换位置;第二种调度是,二人面对绕手,再向对方右侧上步,然后向左转圈回到自己原来位置;第三种调度是,二人左脚起步,第一步面对面,第二步背对背,第三步面对面,第四步背对背,然后向左转半圈,成为面对面,这种动作调度在核心舞段中出现较多。

土家族撒叶儿嗬土家族撒叶儿嗬

“跳丧”中脚的动作很丰富,乐园、榔坪等地区,习惯将左脚或右脚提起后,向另一只脚前方点一下再行走,资丘、桃山等地区,习惯将左腿吸起,作为起步的动作,渔峡口的双龙等地区,行走的第一拍,左脚向左右占摆一次,乐园、榔坪、火烧坪地区,行走时,身体显得松弛,小平步行走,民间艺人称为“碎米子步”。行走时,像踩在棉花上,随着音乐节奏颤动,给人以轻盈之感。西南地区,即资丘、桃山、麻池、渔峡口等地,每一行步脚掌紧紧抓地,民间艺人称为虎步,步伐迈的较大,显得稳重有力。

土家族撒叶儿嗬土家族撒叶儿嗬

“撒叶儿嗬”曲牌众多,结构复杂。舞蹈音乐和唱腔有高腔或平腔之分,旋律节奏有2/4、4/4、6/8,以6/8为主。“撒叶儿嗬”的配乐只有大鼓一种。舞时,“一人持一对木锤击鼓而歌,二人到堂中踏鼓、接歌、起舞,有时四人交替和穿插对舞,叫作“走四门”,大鼓既是伴奏乐器,又是歌师(击鼓者)指挥舞蹈、交换曲牌、调整情绪的工具。一鼓多用,敲击鼓心、鼓边、鼓邦发现不同音响”。这就使人联想到“击鼓进军”的古战场景象。舞蹈时,掌鼓者通过鼓心、鼓边、鼓沿击出多种富于变化的鼓点,边击鼓边领歌,舞蹈者则“脚跟鼓点鼓跟脚”,和歌而舞,随着击鼓者的指挥,不时改变舞姿和节奏。“撒叶儿嗬”在土家族民间世代相袭,盛传不衰,浸透着土家人的聪明才智和深厚的民族感情。

土家族撒叶儿嗬土家族撒叶儿嗬

“撒叶儿嗬”的观众不分男女老幼,但跳舞的演员都有传统的铁规:男跳女不跳。《华阳国志·巴志》记:“巴师勇锐,歌舞以凌殷人,(殷人)前陡倒戈,故世称之,武王伐纣,前歌后舞也。”临丧祭祀,有歌有舞,这就是早期的“撒叶儿嗬”。

“撒叶儿嗬”是歌、舞、乐浑然一体的艺术,它的声腔以男嗓高八度运腔,歌调是一种古老的特性三度,仅存于清江迤北长江三峡北岸的兴山一带,在其他歌种中已成绝响;其曲体结构与楚辞体式多有相似,从中尚能找到古代巴楚之地祭神乐歌的影子。 “撒叶儿嗬”歌舞中显示出难能可贵的积极人生态度,贯穿着豁达通脱的生命观念,为清江土家所独有,具有一定的艺术价值和学术研究价值。

2006年,土家族撒叶儿嗬被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